鬼蝠魟的保育

posted in: 保育, 鯊魚教室 | 0

IMG_1784

鬼蝠魟是世界最大的魟魚,翅膀展開最大可以長到將近七公尺寬。看他們大大的翅膀優雅而緩慢地在海裡優游,會讓人不禁讚嘆造物主的鬼斧神工。


只是近年來因為過漁,和中國東南沿海省分對蝠魟的鰓耙的食用需求,蝠魟全球的數量估計已減少了30%。在某些地區的研究,鬼蝠魟可能10-15歲才會性成熟,每胎孕期約為12個月,每5到6年才能生一胎,所以需要多方的努力保育,族群才有復育的希望。


鬼蝠魟並非”國際”禁捕物種


前口蝠鱝屬(Manta spp.),俗稱鬼蝠魟,雖然在國際自然保育聯盟(IUCN)紅皮書受脅評估指標裡被列為易危(Vulnerable,VU),但IUCN的保育等級本身並無法律效力。有規範效力的是華盛頓公約(CITES)。台灣雖然不是公約國,但貿易法有主動配合。儘管如此,前口蝠鱝屬是被CITES列在附錄二裡管制進出口:貿易上出口國須有產地證明但是並沒有禁捕。世界上僅有十三個國家有明文禁捕,包括擁有最大鬼蝠魟族群的祕魯和厄瓜多。最大的鬼蝠魟捕撈國印尼,最近也開始有法律規範了。其他完全禁止捕捉鬼蝠魟的國家/地區還有以潛水觀光為重要經濟來源的馬爾地夫、雅普(Yap)、紐西蘭、墨西哥、夏威夷和菲律賓等。儘管如此,因為中國對鬼蝠魟鰓耙的需求,鰓耙的市價約合1000-4000台幣/公斤,所以禁捕還是無法完全阻止非法的捕撈。

424223_164986376951485_481917432_n iucn-design-600

http://fishdb.sinica.edu.tw/chi/iucncode.php#物種受脅評估表

cites

貿易法第十三條之一第三項:
http://www.trade.gov.tw/Pages/Detail.aspx?nodeID=241&pid=489990&dl_DateRange=all&txt_SD&txt_ED&txt_Keyword&Pageid=0

 

禁捕不是保育的萬靈丹

很多情況下,禁捕並沒有辦法降低其死亡率:很多保育類的物種,是為了抓經濟魚種(我們會買來吃的魚種)時的混獲(一起被網子抓到的) ,抓到的時候,往往已經死亡。有存活機會的,大概只有誤入定置網的。台灣法律規定即使死亡也禁止帶回的物種有鯨鯊、花鯊和黑鯊。

wcpfc

 

如果禁捕不能減少死亡率,我們也沒辦法在海裡看到更多,漁民還因此損失收入,就只是紙上談兵的保育,一個多輸的局面。很多人對於漂亮的生物被捕捉上岸覺得不忍或可惜,進而指責漁民,漁民則覺得合法捕魚還被攻擊很冤枉。沒人爆料時,大家吃魚吃得很開心,只是每次有明星物種一起被撈上來,就要被罵沒保育常識,於是同樣的衝突一直發生。

baby-sharks-05大家覺得很漂亮的雪花鴨嘴燕魟(其實應該是另一種不過先在這通稱),澎湖做成魚乾食用(燕仔魟)已經非常久,並非這一兩年才興起吃這個物種;不過由於這種魟在水族館很受歡迎,所以澎湖有些業者便把捕到活的個體養在箱網,再賣給水族館,雖然水族館的存廢可以有更多的討論,這邊想討論的是,雪花的捕撈雖然沒有任何規範,但留活體的經濟效益,是漁民直接可以獲得的,漁獲死亡率便自然降低了。很多雪花已經逃過被做成魚乾的命運,繼續存活下去。

 

 

IMG_1302濳點的開發也是提高海洋生物被保育的機會,這就需要靠潛水業者和漁民共同合作,開發濳點,引進海洋觀光的商機。濳友則要以實際的消費行動(濳水/拒吃)來說服漁民,某些漁不抓,讓他活著,獲利會更多。

 

很多明星海洋生物,活著絕對比死的價值高,只是如果漁民無法從中獲益,保育的意願及成效勢必會降低。鯨鯊從調查、管理到完全保育,也耗費了超過10年的時間,初期還沒保育前,很多漁民就覺得我們不抓還是給別人抓走,這一尾市價可是二、三十萬呢。 因此如果一開始以鼓勵配合可行的漁業補償,等到各個地區甚至國際間共識越來越高了,保育會更容易成功。而消費者也要改變消費習慣,選擇食用永續性高,混獲小的漁法所捕捉的海鮮,和用新台幣支持觀光漁業。

 

漁業署鬼蝠魟通報制度

鬼蝠魟從來沒有在台灣的漁獲記錄裡面單獨列出,所以到底一年抓多少完全不知道,而鬼蝠魟其實有兩種,這兩種混合比例多少也完全不知道,實施通報絕對是非常重要的資料取得手段。然而,若漁民不願配合,也沒有公權力介入,除了基本資料外,生物學資料的取得將非常有限。因此將實行的通報規定須留置魚體24小時讓學術單位採樣,需要政府協助落實。

ntou

儘管許多軟骨魚類在台灣周邊的海域都沒有禁捕,但是由於牠們的生殖周期極長,成長相當緩慢,每胎所產的個體數少,所以還是建議遇到活體能盡量放走,並請漁業署以及未來的海委會和每位消費者一起努力,讓台灣的海洋資源得以永續。

mobulidae-chn

Leave a Reply